2022年05月18日 欢迎进入工程科技颠覆性技术专题数据库!

兰德公司分析新兴技术对战略威慑的影响

2022年04月21日

近日,美智库兰德公司发布题为《颠覆威慑:探析新兴技术对21世纪战略威慑的影响》的研究报告。该报告是兰德公司根据美国空军战略威慑与核一体化办公室(AF/A10)的要求撰写,重点分析了近年来出现的物联网、人工智能、自主系统、网络渗透与攻击、5G等先进通信系统、量子计算等新兴技术对战略威慑的影响。主要观点如下:

image.png

报告认为,新兴技术(特别是在信息攻击与操纵、包括决策辅助系统在内的自动化、高超音速系统和无人系统领域)严重影响战略威慑的有效性和稳定性。这些风险可能要求美国调整防务政策、作战概念和技术开发项目,甚至会影响军控或信任构建机制的价值。这需要美国空军及国际安全界予以高度重视。在新兴技术的驱动下,新的战争方式正在出现,这对美国威慑政策带来的风险高于任何一项新兴技术或一套技术所带来的风险,因为战争正在向更加基于信息、无人、半自主和人工智能驱动的方向发展。在这样一个时代,如果美国在技术、作战概念和条令方面落在后面,其威慑政策的有效性及战略稳定都可能受到影响。

一、新兴技术与战略威慑之间的关系

(一)除某些特例外,单个技术或军事系统的影响可能仍然是威慑失败的推动因素,而不是主要因素。大幅提高能力很少会成为威慑失败的决定性因素。在一两项技术上取得进展可以对战争结果产生一定影响,进而可能影响到威慑。但这些技术很少会成为威慑失败的决定性因素。战争是一种政治行为,如果没有必要的动机,各国不会仅仅因为技术进步提供的短暂机会窗口而冒险发动大规模战争,特别是在核时代。当膨胀的地缘政治野心与一支由创新作战概念赋能的军队结合在一起时,更严重的危险就会出现。

(二)军事组织的技术运用战略对于了解这些技术对威慑的影响至关重要。就像仅凭技术无法决定性地影响军事结果一样,它们所产生的影响是由一个重要的干预变量决定的,即军事组织选择如何使用这些技术。这包括协同运用各种为达成作战效能而制定的作战概念。为此,美国应重点对竞争对手的作战概念进行净评估,并制定自己的作战概念。

(三)当多种技术共同作用而放大导致传统威慑失败的因素时,威慑失败的风险最大。单靠系统本身很难产生变革性影响,但技术的组合可以推动一种看似决定性的作战概念的制定,进而促使人们一厢情愿地认为,在一场耗时短、成本相对较低的战争中有能力取得预期效果。

(四)似乎没有任何技术能够威胁到美国核心核威慑政策的有效性。所有技术似乎都无法使美国的核威慑失效。但信息战和高超音速武器是两个例外,因为这两种技术都可以被用来使美国的核武库失效。但是,考虑到目前的制约因素,这两项技术不太可能对美国的核威慑力量构成根本性威胁。开源证据显示,美国的竞争对手也认为无法使用这些或其他技术影响美国的核威慑。

(五)多种新兴技术组合在一起便增加了威慑的复杂性,因为这给对手提供了可同时对多个目标实施打击的能力。进攻方可利用信息战(包括攻击天基资产)、高超音速系统、无人机(包括一些具有洲际航程的无人机)、人工智能驱动的决策支援系统和其他技术,对防御方的整个军事、经济、政府和社会系统同时发动打击,而不仅仅是攻击战场上的军事力量。这为发动致瘫全社会的攻击创造了机会,从而给入侵者提供错误的希望,即可以使防御方长时间无法行动来达成预期收益,进而破坏威慑。从这个方面看,一些新兴技术被拥有适当作战概念的军种利用后,或将从根本上威胁威慑的效力,但这也给美国提供了利用自身的技术组合来强化威慑政策。

(六)多种形式的自动化系统带来了非常重大的风险,特别是对于威慑关系的稳定性。未来20年,战略平衡的稳定性可能会被多个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系统在一种全新的战争形式中相互作用所破坏。在极端情况下,自动化系统会使地区性交火迅速升级为全球战争。而美国的竞争对手似乎更能容忍自动化系统带来的风险,并且可能在大多数情况下依靠这些系统。

(七)非人工智能技术也会威胁威慑关系的稳定性。除自动化系统外,其他具体技术(包括网络武器、高超音速系统、生物技术赋能破坏和机器人系统)也会破坏战略威慑的稳定性,因为这些技术增加了危机中先制打击的收益,并降低了双方对防御能力的信心。

(八)许多技术对美国在“竞争阶段”慑止大规模战争阀值下的入侵、胁迫和影响力行动的能力构成了挑战。新兴技术不仅与高端冲突关联,而且还可以用来帮助实施战争阀值下的胁迫性行动。网络能力、虚假信息、无人系统、生物工具,甚至人工智能驱动的决策辅助系统都可能增加“灰色地带”好战行为发生的频率。

(九)信息和认知操纵技术,包括深度造假,越来越可能导致威慑失败。入侵者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利用信息和认知操纵技术来制造混乱、迟滞应对、分化联盟体系,并达成其他效果或导致对战争结果产生战略误判,进而破坏威慑的效果。

二、影响及对策建议

(一)国防部层面

1.投资发展应对信息空间体系攻击和反系统作战的能力,以赢得系统弹性上的优势。

2.将无人机、人工智能分析和网络能力纳入持续、全面的态势感知和目标跟踪网络,以提高对“灰色地带”活动的感知、对大规模军事行动的预警、对交战规则和军事活动限制条约履行情况的查证。

3.将新一代精确制导武器与无人机和自动决策辅助系统结合,以加强对来犯军队的侦察与威慑。

4.向盟国和伙伴国转让或共同开发技术,以加强这些国家单独慑止和挫败入侵的能力。

(二)空军层面

1.为适应威慑风险,首先要了解竞争对手的认知,其次才是技术。

2.应该特别关注实力相当对手投资发展哪些技术以及如何运用这些技术。

3.为持续发展“多域作战”和“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等概念,应评估新兴技术组合对作战的影响,以及对潜在入侵者认知的影响。

4.防止信息网络攻击是实现有效威慑和战略稳定的先决条件。

5.无人机/反无人机技术领域的竞争可能成为美国国防投资及关键战区威慑关系稳定的焦点。

6.制定管理新兴技术的规范、规则和制度或将有利于美国。

7.与竞争对手的空军领导人建立关系可以带来重要好处,如降低误判或误解的风险。

8.支持作战概念的技术整合将越来越重要。

9.应评估新兴技术对机制产生的潜在积极和消极影响。

(来源:远望智库,2022年4月21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