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4日 欢迎进入工程科技颠覆性技术专题数据库!

人工智能技术系统在军事领域的应用

2022年07月20日

人工智能研究领域的现状是,这一技术向人类活动的各个领域积极渗透。这取决于,一方面,这一科学方向达到了下列发展水平:高效运用人工智能系统保证完成各类到目前为止只有人才能完成的实践任务。另一方面,出现了使用其他方式无法完成的任务。

确保银行系统安全

目前最典型的例子之一是网络空间的对抗,集中体现在保证银行系统及其服务网络的安全,这是任何发达国家的经济基础。

例如,“储蓄”信息基础设施隶属于俄罗斯最大的金融-经济跨行业公司,将30多万部工作站,8万多台银行柜员机、2万多部组网、信息防护设备联成一体。这一基础设施保证在全球计算机地下组织和俄罗斯敌对国家情报部门不间断施压条件下为1.4亿个人和300万企业客户提供不间断的服务。

西方集体反俄国际局势激化时,施压的特点是企图破坏系统,密集施加在时间空间上分布的信息技术影响(网络攻击)。

此时“储蓄”安全管理中心每昼夜保证查明、消除100余次高技术网络攻击和14000次网络诈骗企图—— 基于实时的综合智能分析,局域信息防护设备查明未经批准进入“储蓄”信息、技术资源的特征,存在5亿余条消息,他们企图盗窃钱财或封锁(破坏)金融服务。

多层级的人工智能系统保证“储蓄”网络安全处与世界上的高智能黑客组织(他们研制、使用越来越巧妙的技术隐蔽准备、组织网络攻击)成功进行对抗,对来自局域信息防护设备的信息流进行综合分析。

相应地,这一系统的认知基础是不间断积累的分布式知识库,包含分析时使用逻辑-思维相互联系。这一知识库的积累基于对人工智能技术的运用,通过分析“大数据”查明上述相互联系,附件中的“大数据”是网络业务长期积累的结果,来自“储蓄”信息基础设施的不同地点。

通过以上例子可以评估实践任务的性质,由于处理的数据十分复杂,规模、强度大,有严格的时效限制,因此不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原则上无法完成任务。

一方面,部队(兵力)大量配备机器人(无人)装备,出现了深度一体化的网络中心机器人、混编集群,能够实时在物质空间和敌人状态、意图不明的条件下实施作战,形成了下列态势:将人工智能技术作为集群高效战斗运转的基础不仅是合理的,而且是必需的。

另一方面,掌握上述技术,理解其能力可以提高遂行部队(兵力)指挥、各类保障(战斗、物资技术、医疗)、战役和战斗训练任务的质量,毫无疑问,应为部队配备各种自动化软硬件系统,可以实现人工智能领域的某些方法。

研究一下世界主要国家武装力量运用人工智能技术的例子。

现代条件下基于对中国、美国、印度、法国和其他国家发展人工智能技术计划、规划和具体措施的分析,可以看出人工智能技术系统的有下列应用方向(领域):

决策支持系统

方向之一—— 为部队(兵力)指挥机关作战指挥(战略、战役和战术层次)和作战训练的利益,研制决策支持系统。在军事领域研制、成功运用决策支持系统的历史已经不止十年,然而随着计算机可以对大量不完整信息(这是武装对抗所特有的)进行处理新型方式方法的出现,人工智能系统赋予制定决策过程新的质量。

image.png

研制未来的人工智能培训系统,用于进行战役、战术层次的推演。也可以进行战略(军政)层次的推演,充分考虑信息心理对抗和网络空间斗争的能力。

除了传统的应用领域,美国国防部正在研究用于美军参加人道主义和抢险救灾行动的决策支持系统。

提高侦察、目标指示的效能

人工智能技术领域达到了下列水平:可以保证实时对来自领土分布陆、海、空、天基固定、机动传感器的信息流进行综合智能分析,它们在不同的物理域运转,保证获取被监控目标和无线电辐射服务源的信息。

这一任务早已出现,如同研制决策支持系统。然而随着对大量不完整、不可靠、相互矛盾信息综合智能分析方法的出现,确定目标位置的精度、速度,为毁伤装备提供目标指示,已经可以满足要求。

提高无人机的战斗力

还有一项任务—— 通过提高无人机操作员的态势感知能力,加强无人机和航空机器人蜂群的战斗力。

美国在这一领域最先进的方案之一称为“专家”,于几年前启动。在这一项目框架内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对侦察无人机获取的大量视频材料进行分析、概括,并将处理过的信息提供给操作-分析员以建立“目标库”,用于将其歼灭。最终信息应以目标指示形式提供给打击无人机。

提高突击航空兵的能力

下一项任务—— 提高突击航空兵有人机的能力,包括利用人工智能建立全新的一体化人机空战指挥系统。

法国武装力量部的MMT计划饶有兴趣。包括下列组成:“虚拟助手”—— “智能座舱”、“人机协同”、“使命控制”、“智能传感器”、“机器人支持与维护”等。

这一系统运用大量传感器,提供关于飞行器部件技术状态、空中态势和机组成员状态的大规模数据。据预测,这一系统将具备发展和“深度学习”的潜力。

机组应配备“虚拟助手”,能完成“低层次的操作”,减轻飞行员次要任务的负担。使机组集中精力执行完成战斗任务的战术方案,增强态势感知能力。

“智能传感器”发挥重要作用,有助于根据局势动态变化,调整指挥、使用需求。

其他任务

还有下列任务:保障高效实施网络空间战。许多外国专家指出,人工智能技术能够完成网络战高级专家的工作,因为人工智能设备能够更快地找到计算机网络的薄弱环节,保证加快研制专用的信息技术,利用这些薄弱环节遂行侦察和影响任务。

还有一项任务—— 研制“士兵的数字助手”(“虚拟教官”)和个人自动化翻译器。包括口语翻译器——用于与当地民众以相应的语言进行交流。

下一项任务—— 使用尽量接近于真实条件的虚拟现实技术研制模拟器,可用于训练空军飞行员、地空导弹操作员、坦克兵等,以及指挥各类兵力兵器的操作军官。

以色列的突出成就是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研制了战役、战术层次的模拟器用于实施联合作战,包括在十分复杂的城市条件下,和不直接使用毁伤兵器的行动(“非战争行动”)。

下一项任务—— 预测式维修维护。使用安装在坦克、汽车、装甲输送车和其他装备上传感器的状态数据。查明不工作或工作不正常的系统。协助保持这些系统处于最佳运转水平。预报需要维修的具体技术单元或其他个别部件。

最后,遂行下列任务:提高物资-技术保障系统的效能。考虑保持物资储备一定水平的费用,优化仓库补充周期。

人工控制与干预

许多专家有理有据地指出,对人工智能系统运转获得的结果应进行人工干预(高水平操作员)。再次强调了这一方向发展的重要性,如“人机协同”,需要积极培训相应的干部,因为武装力量使用的人工智能系统应符合相应操作员的训练水平。人工智能系统不应成为操作员的“黑匣子”。

对人工智能系统进行人工(操作员)控制,保证人工智能武器的可靠性、安全性,是研究人工智能技术系统广泛运用时最复杂的问题。

特别是毁伤兵器。绝大多数专家和负责人一致同意,关于打击(飞行)装备的任何决策应该控制在人的手中。

(来源:远望智库,作者:侯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