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7日 欢迎进入工程科技颠覆性技术专题数据库!

颠覆性与反颠覆性作战

2022年10月30日

image.png

近些年来,世界军事大国纷纷以颠覆性技术为基础打造装备体系、组建作战力量、创新作战概念,以期在未来战争中抢占制胜先机。面对扑面而来的颠覆性技术浪潮,惟有保持清醒的战略定力,在准确把握颠覆性作战与反颠覆性作战辩证关系的基础上积极采取有力措施,方能挺立时代潮头,始终占据战略主动。

随着世界新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和军事革命的不断发展,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具有颠覆性的新域新质作战力量不断出现,颠覆性与反颠覆性作战日益成为重要作战样式,影响着战争走向。

颠覆性与反颠覆性作战相伴而生

纵观人类军事活动历史,颠覆性与反颠覆性作战恰如一枚硬币的两面,当颠覆性技术广泛应用于军事领域,助推形成颠覆性作战趋势、深度改变战争样式之际,反颠覆性作战也就相伴而生了。

颠覆性与反颠覆性作战具有历史性。“颠覆性技术”这一概念,虽是20世纪90年代提出的,但具有颠覆性作用意义的技术却一直存在。事实上,人类历史上的几次重大科技革命,也正是颠覆性技术出现的高峰期。而在不同时期,重大科技进步尤其是颠覆性技术的出现,无一例外地引发了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的深刻变革。正如火器技术、蒸汽机技术宣告农业时代传统作战样式的终结,雷达技术、火箭技术、隐身技术、夜视技术推动工业时代作战样式转型,近年来备受关注的定向能、智能无人、高超声速等颠覆性技术,也正掀起信息时代作战样式的深刻革命,给颠覆性作战、反颠覆性作战带来全新机遇与挑战。

颠覆性与反颠覆性作战具有相克性。军事领域从来就充满了攻与防的辩证关系,颠覆性与反颠覆性作战的内在联系也暗合这一法则。其相克性突出表现为三种情况:同向相克,在同一发展方向上的竞争,即你强我比你更强,你先进我比你更先进,在扬己之长中超越对手。如冷战时期美苏导弹核武器竞赛,从数量竞争到质量竞争,到最后形成“核恐怖平衡”。反向相克,在彼此相反的两个发展方向上竞争,即你强你的我强我的,着眼以己之优胜敌之优。如冷战时期美国着力发展航母舰载机制海,而苏联则注重反舰导弹饱和攻击,基本形成均势。对向相克,在两个相对的发展方向上竞争,力求瞄准对手优势中的“阿喀琉斯之踵”加以利用。其实,不论哪种情形,核心理念都强调“致人而不致于人”,力求以能击不能,在实践中构建非对称作战优势。

颠覆性与反颠覆性作战具有时代性。战争形态之所以具有时代性,很大程度是以颠覆性技术锻造的主导性兵器为标志的。如工业时代的坦克、航母、战斗机等。这种鲜明的时代性,也会直接折射到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上。工业时代,衡量战斗力强弱的基本指标主要通过机动、火力、防护等参数反映。信息时代,尽管上述参数仍具有重要价值,但战争资源和战斗力生成方式的变化,强制性推动以信息力为基础的战略预警力、空天打击力、体系融合力等成为战争制胜的主导因素。值得关注的是,颠覆性技术还往往催生新的战场,营造新的博弈空间。如电磁技术衍生的电磁空间对抗,信息网络技术引发的网络空间作战等。

颠覆性与反颠覆性作战具有时滞性。相比于颠覆性技术的蓬勃发展,颠覆性与反颠覆性作战往往带有一定的滞后性,反颠覆性作战的出现较颠覆性作战会更滞后些。一方面,颠覆性技术从概念提出、投入应用到发展成熟,可能是一个较长过程,再到形成一定规模强度的颠覆性作战更是需要一定时间。如1944年德国V2导弹投入战场,但此前德国在相关领域展开研究已近20年。而导弹的大规模运用、直接影响战局发展,则要到1973年的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才得以显现。另一方面,反颠覆性作战往往在颠覆性作战已经初具规模的基础上发展形成,相比而言前者明显具有一定迟滞性。如隐形飞机列装部队并投入战场后,反隐形飞机作战这一概念才正式提上日程。

颠覆性作战具有改变规则的特殊优势

颠覆性作战之所以具有“颠覆性”,是因为其具备撬动甚至颠覆原有战争游戏规则的能量。可以说,谁在颠覆性作战上占据先机,谁就能在未来战场早获得或多获得战场优势,乃至赢得战争胜利。

战略上的威慑力量。如同颠覆性技术一举打破传统技术思维和发展路线,颠覆性作战也以其高度的前瞻性、创造性,一改传统作战方式,“颠覆”原有作战体系,具备更高更现实的战略威慑能力。尤其在战争的规模、烈度有限的环境下,将产生更加现实的威慑作用。如无人攻击机的斩首打击、高超声速导弹的“秒杀”效应等,都将给对手带来巨大震慑效应。在颠覆性技术的“催化”效应下,武器装备和作战力量的作战效能将全面改观,威慑力量、威慑手段也将呈现出新的特点。正因此,世界主要大国都在积极研发颠覆性技术,发展颠覆性作战手段,作为抢占军事博弈战略制高点的重要抓手。

战场上的碾压力量。战争实践表明,当一方率先完成军事革命并事实形成战斗力代差时,对抗模式将迅速发生质变,颠覆性作战力量将对常规作战力量构成碾压之势。在颠覆性技术迎来大创新大发展的重要关头,某种程度也意味着战争形态将进入另一个高阶时代。在颠覆性作战支撑下,己方传统作战力量能够获得更多新域新质力量加持,能更加轻松碾压对手传统作战力量,使对手相形见绌甚至手足无措。占据优势的一方可以轻松地对弱势一方实施强力打击;而技术弱势的一方,因为对颠覆性作战的浑然不知,将迅速被对手击败。

认知上的破坏力量。随着战争认识程度的深化和科技水平的提升,认知域对抗已成为继火力对抗、信息对抗之后,现代战争又一崭新对抗领域。它尤其强调对敌方认知心理实施强力破坏,以击垮敌方战争意志,进而夺取战争胜利。认知域作战通常强调以信息为武器,通过信息生成、信息传送及信息影响等环节促使对手认知心理发生改变。以往受条件限制,信息对人的影响大多是间接、不可控的,其作战效果在复杂激烈的战场环境中往往很难奏效。颠覆性作战给认知心理带来的冲击是全面深远的。一方面,随着认知领域相关研究成果的深化和技术的突破,新型心理干预武器将逐步投入战场;另一方面,颠覆性作战在毁瘫系统、定点清除、瞬时打击等方面具有优势,可以给敌方造成巨大心理压力,甚至引发敌方大范围社会恐慌。需要引起关注的是,未来以控脑武器为代表的认知装备,将可能具备直接干扰或控制敌方大脑、干扰影响其认知的能力,不仅能造成敌方意识混乱,甚至可能会诱导其做出违背自身利益的行动。

反颠覆性作战需要综合施策

在加强颠覆性作战研究的同时,世界主要国家紧盯未来作战需求,都在积极展开反颠覆性作战探索与实践。

提高敌情获取力。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有效应对颠覆性作战,首先要做的是全面追踪对手颠覆性技术发展动向,准确掌握对手颠覆性作战的武器装备、战法打法,以求扭住反颠覆性作战制胜关键。尤其要厘清与作战对手相比,敌我双方的长处和强项、短处和弱项;我之长处和强项如何克制敌之长处和强项,我之短处和弱项如何有效避开敌之长处和强项等。在此基础上积极寻求突破途径和方法,以期全面提升反颠覆性作战应对能力。

提高技术认知力。目前世界主要国家将颠覆性技术发展作为大国博弈的战略筹码,强化对以颠覆性技术为代表的新兴前沿技术的跟踪、监测与预警,积极捕捉、牵引、谋划、推动、孕育颠覆性技术发展,不断强化颠覆性和反颠覆性作战所需技术探索研发。应坚持主动跟进、精心选择、有所为有所不为,提高技术认知力,防敌实施未知的技术突袭。在此基础上,注意保持足够的科学理性和高度的头脑清醒,及时驱散技术迷雾,避免坠入对手设置的技术陷阱,防止被颠覆、被忽悠。

提高颠覆性作战力。筹划好反颠覆性作战,关键在于提升自身颠覆性作战力。在搞清各方优势与软肋的基础上,不断提炼打赢颠覆性作战的新理论新概念,全面提升作战设计能力。重点发展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并在实践中不断优化颠覆性作战力量结构编成。发展颠覆性作战方法手段,在实战化的对抗演训甚至实战中挖掘和完善新型战法打法,真正发挥颠覆性作战手段的潜能威力。加强创新设计,形成自己颠覆性作战的特色和优势,对冲甚至压制对手颠覆性打击。

提高临机应对力。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在充满突然性和盖然性的战场上,反颠覆性作战的任务和类型可能层出不穷,很多可能不在事先准备的预案之中。如何应对意外的突袭?这就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和临机应变能力。在雷霆万钧的紧要时刻,一线指战员需要的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定力,控制心态,冷静应对,这已成为决定作战胜负的关键因素。同时,迅速准确地判断战场态势,灵活运用战略战术,以科学的态度和正确的方法指挥战斗,将手中资源和手段,以非常规方式、非对称方式加以运用,抓住敌颠覆性作战的弱点,进而一击制胜。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许三飞 吴思亮)

【关闭】